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助鬼重生 632章:無聲無響的圈套


  “不能出去!”

  “為什么不能出去?我們只差一步之遙了,只要邁出那個門坎,我們就可以重見天日了。”

  “事情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,有些圈套是無聲無響的,它會非常安靜的讓你鉆進去,你難道想當一只籠子里的老鼠?”

  “我從沒有想過,也不敢想,既然事情這么嚴重,那我就再等一會兒,反正我也不太著急。”

  “識時務者為俊杰,能做到這一點,我很欣慰。”

  “其實我就是膽,不管你們瞧不瞧得起我。”

  “真的是這樣嗎?眼看外面就是大千世界,我們還要在這個地方待著,我就想知道是誰告訴你的?你怎么知道有危險?萬一你是在誆我們呢?”

  “對啊,我們憑什么相信你?在地宮里經歷的各種線路時,你都是畏首畏尾的,到了現在你卻挑了大頭,是不是有什么陰謀?”

  “沒錯,兩位大哥說的沒錯,我也覺得這子有點問題,說實話,不然我們就把你塞回地宮里。”

  “都懷疑我?”

  我倚靠在屋門上,心里有一種難以言表的感傷。三姐坐在馬扎上用刀不住地刻著一塊圓木片,一句話都不說,默默的雕琢。

  三姐扎在頭上的馬尾辮跟著不住的顫動,她那白皙漂亮的臉蛋上掛著淚珠。

  “狗,這是你的親生父親,待會兒你跟他走吧!”大姐從屋里出來,走到我身邊指著我父親說。

  我身子向后退縮著,望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,嘴里不住說著不不……

  “狗,不是姐姐不想留下你,可,可大姐有難處啊,誰讓姐姐已嫁人了呢。”大姐說著哭出聲來。

  二姐走過來,蹲下身子向我說:“狗,你跟你親爹走吧,但姐保證,這個家永遠是你的,是你和玉鳳的。我和大姐也不會要的,等你長大了再回來好嗎?”二姐也哭了。

  我也是淚濕衣襟。

  這種親人分離,家破人亡的滋味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。

  “弟弟,姐姐還,做不了主,我真舍不得你啊,嗚嗚……”三姐跑過來抱住我哭的泣不成聲。

  哭了好半天,三姐仰起頭擦一把眼淚,“給弟弟,姐姐送你個月餅。”

  上邊兒還歪歪扭扭地刻著幾個字,“盼你長大,早日回家”,反過來看上面也刻著“堅強”二字。

  這個木質的月餅以后我無論走到哪里都會隨身攜帶,它將影響我的一生。

  在八年之后,我與三姐的再次重逢,它將會見證我們姐弟的親情,是如何轉變成愛情的。當然其中的曲折,波瀾層出不窮……

  那天下午我與三姐,大姐,二姐哭的稀里嘩啦,與眾多影視劇親人分別的場景相似。尤其是三姐更是傷心。

  也難怪,大姐和二姐在我兩三歲的時候就嫁了人,只有三姐和我整整相處了十年。

  你想十年的朝夕相處,突然分離,就像連體姐弟被手術刀硬是剌開一般,能不痛苦嗎?

  但再多的不舍對當時只有十歲的我和十二歲的三姐來說,也是枉然。

  大姐,二姐,三姐依依不舍的把我送到村口,我被父親抱起放在了推車上。

  我父親是推著獨輪的推車來的,然后我父親與我大姐,二姐,三姐及我大姐的公公一一告別。

  當然還有村里的鄉親們,具體都有誰我已記不清了,然后我父親推著我上路。

  我哭哭啼啼的抽噎了一路,父親安慰了一路。

  從我養父家到我家,路也是挺遠的,記得我到家的時候已是掌燈時分。

  剛到胡同口,一個陌生的婦女喊著多雨跑了過來。

  我哪知道她是在叫我啊?經父親解釋后,我才明白這個婦女是我娘,也就是我的親生母親,多雨是我出生時的名字。

  我娘又驚又喜,一把把我從推車上抱起,喜極而泣。而我當時也沒有什么反應,只感覺很驚慌。在心中還是有一絲絲的溫暖的。

  就這樣我又回到了家,之后繼續上學。爺爺對我不冷不熱。家里大哥,大姐,二哥都已結婚,二姐在縣城讀高中很少回家。三哥,四哥上初中。三姐學五年級,我二年級。

  家里的生活是很艱難的。

  父親見日子捉襟見肘,家里孩子多花銷又大。沒辦法,秋收完他只身一人去了天津謀生,我猜想我父親應該是八十年代初,我村第一個外出打工的人。

  俗話說,沒了王子亂了蜂。我爹走了,家里的孩子亂了套。我母親平時家里家外忙的腳不沾地,顧不上管理我們。

  三哥,四哥可來了精神,除了星期一到星期五上學消停點兒外,星期六,星期天簡直是鬧騰的不行。帶領著和他們一幫差不多大的男孩東征西伐,與鄰近幾個村莊的孩子們打架斗毆,也不知爭啥為啥。

  到現在我明白了,只有一個字,蠢!

  三哥,四哥在眾多伙伴中被尊為領袖,人人敬之。可能是有些膨脹吧。回家后也是吆五喝六,把我當成他的仆人。要我為他們做這做那,稍有不慎就會拳腳相加,有好幾次把我打的頭破血流的。還不許我告訴我娘,否則拳頭伺候。

  你至于打的我看見他們回家就渾身哆嗦,四處躲藏。我的心就是在那段時間里被打的越來越硬,以至于變得冷酷無情的。

  我當時就希望我這個克星能克死他們,但后來又想,不管怎么樣也是親兄弟吧!我長大就好了。

  于是我天天做夢都夢見自己長大,長得魁魁梧梧的。

  我心驚肉跳的在家里心的活著。

  幾個月后迎來了春節。

  這應該是我生下來后,在自家過的第二個春節。

  大年三十早上天還沒亮,三哥和四哥就起來去請家神回家過年。

  “家神”就是已故去的老祖宗們,請家神一般都是去祖宗的墳地,然后跪下點香燒紙,嘴里嘟念幾句邀請祖宗回家過年的事。

  三哥,四哥去了大概一個多時的時間,然后兩個人跑了回來。大冬天的滿頭大汗,氣喘吁吁,臉蠟黃蠟黃的。

  三哥二話沒說扎進了炕上的被窩里。四哥直叫嚇死了,嚇死了……

  我爹娘不知啥情況,訓斥他們大年三十不準胡說。可誰知快吃早飯的時候,三哥和四哥竟都在炕上起不來了,昏昏沉沉的好像是生病了。

  父親趕緊叫來爺爺,爺爺一看,也不知何故。然后叫來村中的村醫,說是感冒,但吃了點兒藥也不見起色。

  爺爺懷疑是撞鬼了,讓我爹趕緊騎自行車去找他的好朋友孫振遠先生。

  說起自行車是我爹在天津買回來的,他是用它馱貨做生意的。據說我爹也是我們村第一個買自行車的人。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助鬼重生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PRWX.CoM
Copyright © 2017 飄柔文學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苹果彩票计划站 万安县| 安岳县| 卢龙县| 阿拉善左旗| 绥阳县| 新巴尔虎右旗| 丽水市| 玉屏| 泰兴市| 府谷县| 阳泉市| 温宿县| 监利县| 余庆县| 双流县| 木里| 台东县| 蓝田县| 于田县| 龙口市| 陆良县| 虹口区| 淅川县| 绥芬河市| 双峰县| 隆尧县| 麻栗坡县| 南充市| 金坛市| 北辰区| 会泽县| 鹤壁市| 泰和县| 湄潭县| 新和县| 阳山县| 翼城县| 攀枝花市|